http://www.luvnotez.com

帕森斯的AGIL理论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帕森斯五十年的学术生涯中,其思想学说发生一些变化。他早期的主要理论倾向是建构关于社会价值如何引导个人行动的志愿行动论,一种唯意识的行动论,后期逐渐关注个人、社会与文化三个系统的整合问题,转向更为宏观的社会系统论。他还对社会进化做了系统考察,形成了所谓的新进化论观点。

  帕森斯在《社会行动的结构》一书中,以社会学家帕雷托、迪尔凯姆、M.韦伯和经济学家A.马歇尔的学术思想为经验材料进行了广泛、深入的分析。帕森斯认为,他们对一般社会理论的探讨虽然方法论起点不同,但都趋向意志自主的行动理论。在此综合研究的基础上,帕森斯提出了自己的意志论行动理论。

  他认为,社会行动最基本的单位是单元行动。在分析的意义上,单元行动具有如下性质:①有一个行动者,即在各种不同的目标与用以达成目标的手段之间作出选择和决定的主体;②有某种行动目的,也就是引导行动过程所要达到的某一种事情的未来状况;③有一定的行动情境,这样的情境包含两个要素,即行动者能加以控制的手段要素和不能控制的条件要素;④有一定的行动规范取向。单元行动就是由目的、手段、条件、规范这样一些要素构成的。每一种行动都涉及主观目的,并构成行动中的意志自主因素。这种意志自主的努力,使行动情境得以区分为手段与条件。而规范作为一种主观要素,对行动者的这种努力起着调节作用。帕森斯认为,单元行动中相互关联的这些性质,构成了各种行动科学的共同参照系。

  帕森斯在强调行动者主观选择行动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外在的各种因素对行动者的影响。行动的情景是以“社会客体”,即追求自身一定目的的其他的个别行动者与集体行动者为其组成要素的。他分析了规范对行动的影响。规范是为行动者内化的社会公认准则,用以指导其行动。行动者在行动中存在着努力朝规范化实现行动意义的倾向。他充分吸收和批判了韦伯有关理论、价值和权益方面的观念和理论,强调社会共同价值的重要意义,认为价值关乎人们对“世界应该是怎样”的信念,它们具有决定人类行动的作用,是构成社会秩序的绝对必要的条件。

  帕森斯从40年代中期开始致力于建立其结构―功能分析理论。他在《社会系统》一书中以高度抽象的概念体系说明了行动系统的结构和过程。其系统理论基于如下几个基本假设:(1)系统化的理论本身对任何科学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2)作为社会学基础的理论体系必须比社会学自身的体系更具一般性,它必须是社会系统的理论;(3)这个系统化的理论必须符合“结构--功能”分析模式,这一模式已体现在生物学理论,特别是生理学理论中;(4)这一理论的形成必须限于所谓的“行动”参考框架之内;(5)理论体系的建构必须尽可能的借助于专有的操作性概念。

  “系统”概念首先是作为单位行动者之间的互动结构,即行动体系的概念提出的。通过地位、角色把个人与他人(社会)结合起来,把个别行动单位整合到一个社会行动的体系中。其系统概念强调社会秩序的自我维持与均衡,突出系统各部分之间的关系分析。

  帕森斯认为,社会行动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它由4个子系统即行为有机体系统、人格系统、社会系统和文化系统组成。行为有机体系统与行动者的生物学方面有关。人格系统组织着个人行动者的各种习得性需要、要求和行动抉择。社会系统组织着中的个人或群体,使之处于一定的相互关系形式之中。文化系统由规范、信仰及其他一些与行动相联系的观念构成,是一个具有符号性质的意义模式系统。这4种系统都有自己的维持和生存边界,但又相互依存、相互作用,共同形成控制论意义上的层次控制系统。为了说明行动系统内部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相互作用,帕森斯从信息和控制两个方面说明它们之间的控制关系。其中,信息控制等级是指地位较高的子系统为地位较低的子系统提供信息、指导和行动调节。文化系统规定限制社会系统的形成,社会系统调整人格系统,人格系统又调整了有机体系统。能量控制等级是指地位较低的子系统为地位较高的子系统提供行动力量和表现手段,有机体系统为人格系统提供能量,人格系统为社会系统提供能量条件。

  根据对行动系统的“四分法”,帕森斯建立起著名的AGIL功能模式。其内容是:①适应(Adaptation):能够确保从环境获得系统所需要的资源,并在系统内加以分配。②目标达成(Goal attainment):能够制定该系统的目标和确立各种目标间的主次关系,并调动资源和引导社会成员去实现目标。③整合(Integration):能够使系统各部分协调为一个起作用的整体。④潜在模式维系(Latent patter-maintenance):能够维持价值观的基本模式并使之在系统内保持制度化,以及处理行动者的内部紧张和行动者之间的关系紧张问题。行动系统的四个子系统分别对应着这四个功能:行为有机体系统具有适应功能,人格系统具有目标达成功能,社会系统具有整合功能,文化系统具有潜在模式维系功能。

  帕森斯把社会看做是具有不同基本功能的多层面的次系统所形成的一个总系统,又把个人行动放置在这个社会系统的不同领域中去分析。他认为,社会系统是一种行动者互动过程的系统,行动者之间的关系结构就是社会系统的一种基本结构。社会系统中的行动者通过社会身份和与社会发生联系。一种身份就是社会中的一种地位,角色是与这种地位相应的规范行为。角色是相互性的,角色之间相互期待,由此而形成社会的角色结构。集体则是一系列互动的角色组成的系统。另一种结构单位是各种。社会制度由价值观和规范构成,是围绕一定的功能焦点而组织起来的权利与义务的模式。一种制度可以出现在许多不同的集体中,在同一集体也可存在几种不同类型的制度。社会互动中的角色与人格和文化有着紧密联系。帕森斯吸取精神分析学说中关于“超我”的思想,提出社会道德规范内化为人格的观点,认为这种内化过程与密切相关。

  帕森斯认为,社会系统为了保证其本身的存在、持续以及有效性,也必须满足适应、目标达成、整合与潜在模式维系的功能。经济制度发挥着目标达成功能,即通过经济活动把自然资源转化为满足成员各种需求的产品。政治制度发挥着目标达成功能,即通过权力和权威的作用将人力和物力组织起来实现目标的行动。法律制度发挥着整合功能,即通过威慑和调节使社会成员和组织保持着某种程度的团结和合作。而家庭、教育和宗教制度则发挥着潜在目标维持的功能。即通过保存、传递文化维持基本的价值规范,使社会不受成员更替的影响。

  帕森斯认为,在社会系统与其他系统之间,在社会系统的各子系统之间,存在着多种多样的输入―输出的交换关系,形成社会系统的过程。由于社会行动有着符号―文化的一面,这些输入―输出关系具有信息性质,基本的行动过程就带有沟通特点。简单的输入―输出交换可以是直接的,但在比较复杂的系统里,则需要交换媒介。帕森斯认为,金钱、权力、影响、义务就是一些交换媒介。一般化了的媒介具有符号性质。这些媒介在集体互动和个人互动中被使用。通过交换,社会秩序得以结构化。

  帕森斯认为,社会系统的各部分存在着相互依存和相互交换的关系,并使社会系统趋于均衡。4种基本必要功能的满足,使系统得以保持稳定性。当系统出现越轨和偏离常态的现象时,可通过系统本身的自动调节机制,使系统回复到新的正常状态。

  模式变项(pattern variables)是帕森斯结合了他思想中的两条不同路线,即专注于个体选择的“唯意志论的行动理论”与侧重于整体结构的“社会系统理论”而提出的分析行动系统特点的概念。它用来说明行动者的行为取向特征,又称一定情境下人们的角色选择的类型。

  这些模式变项都采取成对的形式,用二分法表示出来,主要包括5对模式变项:①情感投入与情感中立,是指在与他人的关系中,是按满足当下情感的方式行事,还是在行事时保持情感的中立性。②专门性与扩散性,指与他人的关系是限制在特定的具体范围里,还是处于宽泛的、不单一固定的范围里。③普遍性与特殊性,是指在与他人的关系中,行动者是按普遍的规则行事,还是按自己的某种特殊参照方式行事。④成就性与先赋性,指在与他人的关系中,是注重他的效绩或能力方面,还是注重某些先赋性质,如性别、年龄、种族、种姓等。⑤自我取向与集体取向,指是注重自己的利益,还是注重自己所感知到的集体性需要。在每一种模式变项中,行动者都要面临这些关系方式抉择。这些模式变项是分析工具,可用于人格、行动角色、组织、制度和总体社会的结构分析,不同文化之间的比较研究,以及社会发展与现代化的动态研究。帕森斯把模式变量当作构造复杂的社会体系的理论的步骤。没有这一概念,现代社会学的功能主义是不可能的。

  在帕森斯后期著作中,他开始热衷于进化论。他试图将他的社会进化观念置于自早期进化论来形成的主要的理论与经验的发展脉络以及行动理论与体系的脉络中。他反驳人们关于他未能对社会变迁与社会发展作出令人满意的解释的批评,强调为了能够研究过程,只有先从研究结构开始,生物学是这样,社会学也是这样。帕森斯把“结构”和“过程”看做是社会学研究的两个基本方面,提出了他的所谓新进化论观点。

  帕森斯是从构成社会系统的基本要素角度出发说明社会变迁问题的。他把变迁分为两类:一是系统本身的变迁,二是系统内部各部分之间的变迁。他提出社会变迁有 4种主要的结构变迁过程:①分化,指结构单一、功能多样的单位或子系统,分解成为结构复杂、功能专一的两个或更多的单位或子系统的过程。②适应性提高,指社会诸单元可利用的资源范围变宽,因而摆脱了原先较少演进的单元所施加的某些限制。它是分化的结果。适应性的提高既指角色水平,也指集体水平。③容纳,容纳过程是指以个人地位背景为标准的传统社会组织加以扩大,以接纳各种各样的人群。④价值普遍化,指通过在比原先较少演进情形时更高的一般化水平上所建立的价值模式,使新出现的资源与结构合法化。帕森斯认为,社会发展的趋势是从注重先赋性与特殊性转变为注重成就性和普遍性。

  帕森斯描绘了人类进化的三个阶段:原始阶段、中间阶段、现代阶段。他对于社会进化的兴趣集中在文化的变迁上,指出在社会阶段的转变过程中,文字的出现和一般法律体系的制定相继起了重大作用。对帕森斯来说,社会进化意味着文化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力量不断加强与进步。在结合整个人类社会进化历程深入分析结构分化的具体内容时,帕森斯提出了“进化共相”的概念。“进化共相”是用来概括各个社会在进化历程中必然出现的一些普遍的制度性特征的,它包括:①分层结构 ②政治结构的文化合法性 ③科层制 ④市场体制⑤普遍性法则 ⑥民主体制。

  帕森斯还在许多论著中对经济组织、现代职业、社会分层、官僚制、民主过程与法律、宗教世俗化、科学、教育、儿童社会化、年龄―性别角色、越轨行为、病态角色与精神健康、种族问题以及反文化问题等方面作了广泛的探讨,其中包含关于现代化问题的大量论点。

  帕森斯的社会学学术生涯长达半个世纪之久,他对古典社会学进行了现代重建,作为现代结构功能主义的创始人,他的社会学理论对美国社会学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影响。在20世纪40年代之前,美国社会学研究以芝加哥学派为代表,只注重实地考察和经验研究。而功能主义观点的提出,使社会学理论研究出现了突破,开辟了社会学研究中功能分析的道路,并开始重视将经验研究与理论研究相结合,从而使社会学的发展和应用进入了新的阶段。在社会学方法上,帕森斯由个人的心理学取向转为整体论的反心理学取向,强调概念范畴化,要素体系化,现象整体化。

  其理论具有高度的综合性、抽象性和保守型。帕森斯“囊括了”此前社会学的各种传统:在社会学元预设方面,吸取了唯名论与唯实论、个体论与整体论;在方法上,表现出实证主义传统对人文主义方法的让步与包容;在内容上,将个人行动与社会系统、行动意义与系统规范角色行为与制度化模式、人格结构与文化系统社会化与社会控制角色互动模式与社会变迁等研究内容融入一个理论之中;在领域方面,跨越社会学、政治学心理学经济学、文化人类学学科;以一种“巨型理论”创立了当代社会学论战的框架。应当说,这是社会学知识自分裂以来的最大的一次整合。而其抽象性则受到了强烈的批评。如米尔斯贬斥帕森斯的巨型理论是一种“抽象的经验主义”,“在相当高的普遍性层面上静止地和抽象地看待社会结构的诸组成部分”;“作为一种人和社会本质的系统理论。完全变成了繁琐而枯燥的形式主义.其中心诉求就是分解各种概念并把它们无休止地反复安排”。帕森斯理论的保守性体现在多个方面。

  帕森斯理论元预设的整体主义社会观倾向,重视个人的可整合性和社会结构对个人的约束性,忽视了人对社会的能动建构作用,从而削弱了对个人的主观心智结构以及行动自主性的理解。他过于强调社会系统的均衡与和谐机制,忽视了系统内部矛盾冲突对发展的促进作用。社会发展既是稳定的发展,也是冲突的发展。冲突对社会发展的正功能在于,它起到一种定向和校正的作用,去打破不合理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制度。当社会已开始进入新的秩序状态时,稳定则成为发展的必然前提和保证,从而进行建设性的发展。帕森斯把社会结构内部的冲突当成病态现象,忽视了冲突对社会发展的正向功能,造成了冲突和秩序的分离和二元对立。同时,帕森斯过于强调文化系统的重要性,他将不同时代和不同地区的行动者的行为差异,归结为观念和文化的决定作用。他试图通过价值内化的概念,把个人在行动中的努力与社会结构维持秩序的强力结合在一起,从而导致了行动和秩序两方面的对立与分化。

  帕森斯的理论遭到后来各种社会学理论流派的猛烈批判。但不管怎样,帕森斯社会学理论都是我们理解西方古典社会学理论和现当代代社会学理论的桥梁,当代西方社会学的主要流派,诸如交换理论、符号互动论、现象学社会学等,都是在不同程度上批判或补充其理论的过程中产生的。正如美国著名社会学家亚历山大所指出的,当代社会学,不论从正面还是从反面的意义来说,始终脱离不了帕森斯所提出过的基本问题。直到现代为止,社会学理论和各种研究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宏观和微观倾向,在很大程度上,都可以在帕森斯的著作中找到其最初的根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